栏目导航
澳门金沙网投官网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400-889-8899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雁展路58号曲江会展国际D座58室
灰心女生求职失败隐身12年 细心片警拆迁工地一眼看到她-洪山区政府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8-11
  

  图为:流浪失联12年的小娟与父母抱头痛哭

  

  图为:小娟临时栖居在这个待拆迁楼里

  “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”,武汉市洪山警方终于让一对老夫妻与失踪12年的女儿小娟(化名)团聚。

  12年里,老人因思念女儿哭干了眼泪,他们卖掉房子走遍全国寻女未果。上月22日,洪山警方开展“一标三实”(标准地址对应的实有人口、实有房屋、实有单位)基础信息采集,南湖派出所社区片警在一栋待拆迁房前多看了一眼,发现在捡垃圾的女子小娟(化名),经核查正是失踪12年的女大学生小娟。

  昨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相关当事人,还原这一起令人唏嘘的故事。

  1 拆迁地捡垃圾的流浪女

  事发地是一处待拆迁居民楼,位于洪山辖区的某高校内。昨日中午,记者跟随南湖派出所民警徐亚堂来到此处,只见一片破败,垃圾满地,已很难看到人居的痕迹。徐警官说,他就是在这里看到的小娟。

  时间回到7月22日上午10时许,当天南湖派出所正在进行“一标三实”基础信息的采集推进。徐亚堂等人进这所高校清查,走到这栋待拆迁楼时,见一女子衣衫褴褛,正提着塑料袋在楼下翻拣垃圾。这儿的居民早已搬走,怎么又冒出个女人?他上前问:“你是干什么的,住哪儿?”女子思维还算清楚,低头说:“我是最近过来捡垃圾的,住在三楼。”由于楼梯通道已封闭,她上到三楼时要攀爬护栏。

  因无法出示身份证件,女子被徐亚堂带回警务室。民警端来茶水,与她沟通起来。女子称名叫小娟,十堰人,是一名已毕业10多年的大学生,没找到工作,一直就在武汉流浪,也不愿跟家里人联系。约一周前,她流浪来到阔别10多年的母校,发现这处待拆迁的旧楼,就将“家”暂时安在这儿。交流中,小娟一直紧紧攥着装有废品的塑料袋,有时还低下头自言自语。

  这可能是一名失联多年的大学生,家里该有多着急啊!徐亚堂决定尽快帮女子联系上家人。

  2 父母卖房苦寻女儿12年

  根据小娟自报的姓名,徐亚堂费尽周折,终于查到她姐姐的电话。拨通后,接电话的是小娟的姐夫。徐亚堂表明身份,这位姐夫一度怀疑是骗子电话,待与小娟对话确认后,他将电话转交给岳父。

  小娟的父亲接通电话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:“徐警官,我们找得好苦啊,以为小女儿已不在人世!”随后,父女通话,先是放声大哭,接着不停抽泣……当天傍晚,全家人从十堰动身来到武汉的南湖派出所。

  12年未见,眼前的女儿已是30多岁了,两位老人与小娟抱头痛哭。一旁的姐姐、姐夫潸然泪下。

  小娟的父亲事后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2007年6月,女儿从该高校毕业,11月份从十堰家里外出找工作,一走就是12年,杳无音信。

  12年来,为寻找女儿,他们卖掉房子花光积蓄,走遍武汉的大街小巷,又奔波到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地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始终寻找无果。渴了,就用杯子在卫生间接凉水喝;饿了,一日只吃一个白馒头;困了,就露宿街头睡地下通道。12年里,每当节假日来临,看着周围跟女儿同龄的孩子们从外地返家团聚,老人就禁不住流泪。

  3 求职无果后一直封闭自己

  民警徐亚堂告诉记者,当时搞信息采集,看到在拆迁房捡垃圾的小娟,就想着上前多问一句,小娟充满戒备、吞吞吐吐的神情让他觉得肯定有隐情。

  小娟的父亲说,女儿已回十堰老家,照顾几天后精神状态越来越好,“我们一家团圆了,徐警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”。

  老人说,小娟是家中唯一的大学生,由于家庭条件较差,孩子靠助学贷款读的大学,在校期间还常做家教赚取生活费。在父亲看来,家人充满希望的目光,无形中给了原本内向的女儿很大压力,女儿也不愿提及这12年来艰苦的日子,但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,女儿到武汉找工作,没结果,还把身份证搞丢了,自觉无颜面对父母和家人,就一直在武汉三镇流浪,靠捡垃圾卖废品卖钱维持生活。最近不久,她回到熟悉的母校逗留,被细心的社区民警发现。

  问及为何12年不跟家中联系?小娟父亲表示,女儿就是没找到工作精神压力大,就把自己封闭起来拒绝跟外界交流。

  徐警官这样告诉记者,得知小娟的经历后心里也很难受,一直劝姑娘不必给自己太大压力,“在父母眼里儿女就像是风筝,虽然希望飞高飞远,但最终要能平安降落到父母的港湾”。